创造薇娅 从淘女郎到全品类主播

时间:2019-12-06 17:32:30阅读:116

“来,倒计时,54321开抢,秒杀。”

调好灯光,划好妆,坐定直播间后,薇娅迅速进入工作状态,一系列娴熟的动作自然呈现在镜头前。

11月14日晚间8点,在经历了双11超过27亿的引导交易额后,薇娅并没有选择休息,而是马不停蹄开始了下一场直播。

虎嗅当晚来到了薇娅直播间现场,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九和总部基地。从晚上8点到凌晨12点半,四个半小时的直播,对于薇娅来说,是起步。在双11,从下午1点,到凌晨2点,她刚完成超过10个小时的直播,在这方直播间,一件件商品在薇娅的导购下飞到五湖四海。

“来,戒指耳环,上链接!”“薇娅的女人点进去,倒计时,开始!”“帽子没有了,衬衫没有了,羊毛大衣也没有了!”

一方小小的镜头前,薇娅正在卖力直播

直播中的薇娅像上了发条的机器。站在薇娅对面,除了体验了一把一秒千金的感觉,一股紧张感和焦虑感也扑面而来。

在过去一年,随着淘宝直播的兴起,薇娅也迅速闯入大众视野,淘宝一姐、带货女王,薇娅的标签不断被拉长,直播间粉丝超过1000万、2小时带货2.67亿、单件商品销量65万...薇娅用惊人的销售力刷新着人们语义表达的极限,你所不能理解的,甚至你所质疑的,在薇娅的世界正在真实发生。

从淘女郎到全品类主播

所有的事情都关乎选择。

薇娅的命运是被一通电话改变的,这通电话也把她送上了风口,搭上了直播电商这趟快车。

2016年5月,淘宝小二给正在度假的薇娅打了一通电话,问她愿不愿意进行淘宝直播。在这之前,薇娅曾是西安七家线下服装门店的店主,凭借着时尚的穿搭以及流利的话术,彼时每个店都处于盈利状态,2012年,薇娅和老公董海锋关闭所有线下门店,选择成为淘女郎。

开局并不顺利,甚至说有些惨烈,“2014年双11,卖了1000万却赔了600万,还卖掉了广州的两套房。”薇娅告诉虎嗅。于是在接到电话后,为了给店铺引流,薇娅毫不犹豫选择加入,并成为第一批转为淘宝主播的淘女郎。

2016年5月21号,薇娅在度假酒店开始了第一次直播,当时观看量只有5000人,两个小时的直播,薇娅全程和粉丝聊天、分享穿搭心得,粉丝并没有暴涨,也没有任何奇迹出现。

“刚开始挺难的,没有流量,也带不了货。”薇娅的助理琦儿告诉虎嗅,在薇娅刚开播一个月时,琦儿就协助薇娅进行直播。最初薇娅的直播间以服饰为主,但做不到每天更新。“时常会发慌,因为很多人会问你今天上什么东西,有没有新的商品。”

偶然间薇娅在直播间吃了一个蛋糕,弹幕里有人问这个蛋糕有没有,于是团队试图联系商家,问能不能挂商品链接。

最终薇娅团队以比最低价便宜5块钱的价格,团购了1000份蛋糕,谁知上来几秒就卖完了。于是食品成为薇娅在直播间第一个拓展的品类。有次做客芒果台《我是大美人》,薇娅现场直播卖化妆品,并把美妆品类带进直播间。

货品越来越多,粉丝也越来越多,尝到甜头的薇娅决定做一个全品类主播。“这也是薇娅能够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。”琦儿说。当然,并不是每个品类的拓展都顺风顺水。

在拓展生活品类时,有次薇娅和北大荒集团合作,接了卖米的任务,直播间的粉丝并不买账,“为了赚钱什么都接”“薇娅你能不能有点儿节操”,那场直播,薇娅从头被骂到尾,薇娅感到委屈,回去向老公诉苦,薇娅的老公告诉她,生活用品是大家必不可少的,这个品类不能放弃。“后来有人说大米很好吃,我的直播间就变成为粉丝定制的直播间,反向去寻找他们需要的商品。”

端午节上粽子,中秋节上月饼,年货节上年货。薇娅的直播间变成了百货间,第一个零食节,第一个美丽节,第一个生活节,在淘宝造出的电商直播风口之外,薇娅成功自创了属于自己的“小风口。”在零食节上,袁隆平的海水稻,薇娅卖出了86万斤。

2017年10月10日,薇娅的故事开始真正被书写。

当晚直播的商品是客单价较高的皮草,在开播前,薇娅去海宁找商家定制性价比高的皮草,“这比消费者印象中经过多重加价的皮草便宜很多,才有了惊人的业绩。”7000万的皮草销售额使薇娅站到了媒体焦点,这也颠覆了淘宝直播、电商带货在人们心中的固有印象。

凭借着这场战役,薇娅当选为淘宝当年最具商业价值的女主播。她服务的品牌名单也被不断拉长,宝洁、欧莱雅、飞利浦、肯德基...各行各业、不同类别,从服装到全品类,各大品牌商开始叩响薇娅直播间的大门。

严格把控选品流程

“我背后站着40多家工厂。”薇娅称。

淘宝天然具备的电商属性使无数商家看到了主播带货的魔力,很多次,薇娅被商家堵在门口,一些供应商拖着大包小包去杭州(薇娅直播总部),希望他们的商品能走进薇娅的直播间。但并不容易。

电商直播平台赋予商品新的展示方法,而主播带货想要促成交易,一是选对商品,二是选出最低的价格。“有人说我卖什么都顺风顺水,其实背后有有严格的审核体系。”

薇娅团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选品,是否适合粉丝属性、是否具备市场热度、最重要的性价比是否合适等等。最初对接供应商时,砍价的人并不专业,售后服务也经常遭到投诉,如何连接好商家和粉丝的三角关系,薇娅和团队经过了很长的摸索期和试错期。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,薇娅把每个类目交给专人去对接,并形成了一套体系。

首先,已经合作过的品牌,走程序会比较快,没有合作过,如果不是天猫官方旗舰店,拒绝合作。

第二,看评分,如果分数低于某个数值,就不合作。店如果是新开的,暂时不合作,看正常运营的结果。

第三,有专门的试吃和试用团队对商品进行验证,最后薇娅会一件一件去尝试,“等商品到我手上,已经过了三关了。”

“做过电商的人都知道,选品有多难,但即便如此,依然会出现各种纰漏。”薇娅称。

今年双11百雀羚事件在直播圈闹得沸沸扬扬,在“百雀羚放李佳琦鸽子”登上微博热搜时,薇娅和助理琦儿正在直播,“下播后,全程很懵。”薇娅称百雀羚产品从10月21号就开始直播,后来也澄清并不是同一个商品。

薇娅和李佳琦作为淘宝直播风口下起来的双寡头,外界从未停止过对两者的比较。“女生爱佳琦。女人选薇娅”,这种比较从人设到粉丝量,从带货数据到品牌大小,甚至到弹幕的密集数量。

百雀羚事件之后,薇娅声称不敢联系李佳琦,“有时候外界会放大某种事情,当事人本身就会变得很尴尬。”“其实我挺感谢佳琦的,他从抖音转来淘宝直播后,也让更多人知道了我,我的粉丝量也是他来了之后才迅速破千万。”薇娅说。

无论是5分钟卖掉15000支口红的李佳琦、还是已经站在顶端的薇娅,在电商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里,无疑,他们创造了奇迹。作为巨大机器中的一颗螺丝钉,他们被憧憬、被膜拜、被推上神坛,无数个追风口的人,模仿他们,复制他们,但并非人人都能成为他们。

“薇娅”能否被复制

“我们家主播带货能力没她强。”集淘市场总监任汐颜告诉虎嗅。

2016年淘宝直播刚兴起,集淘便成为第一波入驻淘宝直播的机构。在集淘旗下,签约主播超过100位,以素人为主。对于为何把主阵地放在淘宝,任汐颜称还是要归结于平台属性和基因,抖音和快手属于娱乐化平台,而淘宝直播平台的剁手属性,使得它天然适合卖货。

和薇娅不同的是,集淘旗下的签约主力军,粉丝大多是30万到100万之间,“比起薇娅这种超头部红人,我们更重视中腰部达人。”任汐颜称,“我们签约的主播很多是三四十岁,甚至还有快五十岁的。”

在最初对主播进行孵化时,集淘把带货品类定在了服饰,一方面服装类目在淘宝中盘子很大,另一方面,这个类目已经成型,有助于主播积累粉丝。“我们会根据主播吸引的粉丝类型,去判定她适合卖什么货,并不会把人格属性圈定的很明显。”

集淘旗下签约主播

在品类选择上,集淘的主播们也和薇娅一样,经历了从垂直品类到全品类的转变。

“主播到了中腰部体量,基本上都要往全品类发展。所以招商的同事需要给主播去找全品类的商品,除了服饰,美妆、食品、电子产品。”集淘招商团队超过50人,如何挑选供应商,如何避免货不对版,售后问题如何追责等,都是他们要去解决的问题。

在双11期间,集淘的100多位主播都加入了直播阵营,30位天团主播每天上播,直播时常至少五到六个小时。“双11我们连着21天没有休息。甚至有些主播根本没下过播,每天直播时常达到18到20个小时。”据任汐颜介绍,双11期间,主播们的战绩是“带货GMV达到3亿。”

“当然,和薇娅没得比。”

任汐颜坦承薇娅是全淘宝最让她敬佩的女主播。对于薇娅的成功,任汐颜把它归结为多年的电商经验使其对淘系运作非常熟练,线下的店铺经历也让薇娅完成了粉丝的原始积累。而在这方面,集淘的主播们是欠缺的。

对外界把薇娅的成功归结为风口,任汐颜并不认同。熟悉电商,熟悉直播的圈内人更愿意把薇娅上岸的关键词总结为“足够拼命、足够专注、足够认真”。永远神采奕奕出现在镜头前,哪怕很长时间不睡觉;从来不放粉丝鸽子,和粉丝建立闺蜜般的联系;为粉丝争取最大的优惠力度。“这太厉害了,除非是团队遣散,否则不可能没有带货能力。”任汐颜称。

集淘旗下主播正在直播

薇娅和李佳琦用一次次奇迹刷新着人们的认知,在刚过去的双11,淘宝超过200亿的GMV中,薇娅和李佳琦贡献了近四分之一的数据。

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,淘宝直播尽管优化了电商的购物逻辑和体验,但对于这个模式以及网红带货生命周期的质疑,从诞生之日起,便从未停止过。

停不下来

关于对淘宝直播以及网红带货的质疑,薇娅称担心没什么用,直播需要去积累去沉淀,很多人想捞快钱,基本上都失败了。“即便有一天没有人看我直播了,我也会反思自己哪里出了问题。”薇娅说。

而在任汐颜的观点里,她认为网红带货这个形式一定可以持续下去,并会成为未来电商带货的主流模式。一方面是因为市场需求,“现在的用户追求便捷,无论是直播还是网红,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,就有生存的空间。”另一方面,虽然特定的网红可能会有生命周期,但永远会有新的人冒出来。

《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》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网红导购在电商领域的收入占比达到了近20%。对于主播们的带货能力,淘宝总裁蒋凡曾公开表示,能实现一场直播百万人观看,上亿成交额的成绩,已经不是点缀,而是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。

作为主流之中的暴风眼,薇娅当然一刻不敢松懈,而为了能够维持长久生命力,薇娅所在的公司谦寻,除了薇娅这位当家花旦,还签约了张沫凡、林依轮、李想等中腰部主播。“这个时代更新换代太快了,稍微出问题,可能就会功亏一篑,我也不敢停下来,背后有团队、有公司,推着你往前走。”

当天采访结束后已将近凌晨两点,薇娅和团队还需要收拾东西,连夜去长沙参加溯源活动。旁边一位工作人员称,今晚可能没办法睡了。有位工作人员刚来大半个月,在这之前患有严重失眠,需要药物辅助才能入睡,“来到薇娅这里,完全不需要。”他开玩笑称。

曾有媒体跟访了薇娅一个礼拜,采访结束后休息了半个月。有人来面试,薇娅会劝他们不要来,因为太累了。在薇娅的工作间,氧气罐是标配。她称每天化妆、卸妆、洗澡是她最放松的时候,在这之外,售后、口碑、粉丝是她每天都要思考、要焦虑的问题。

据了解,长沙活动结束后,薇娅还需要飞去北京参加时尚芭莎的活动,当天的安排是演讲+采访+颁奖+直播。

“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拼,如果我不是我,我也很难理解,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不后悔。”